Archives

All posts by kiminets

基本上,在台灣對於中國大陸的新聞 ,要嘛極端吹捧,要嘛極端貶低,完全沒什麼正常的東西可以看,我是沒甚麼興趣吹捧,但也不是無腦爵卿一律唱衰,看看只到屏東的新南向..爵卿還好意思對人家說三道四咧…

我分析以下三點

1.一帶一路是中國計畫經濟派不得不做的事情

2.風險投資

3.國際關係戰略

 

.一帶一路是中國計畫經濟派不得不做的事情

中國經濟規劃上,有兩個派系,一個是計畫經濟派,代表是林毅夫,另一派是自由經濟派,代表是張維迎,江澤民時期走後者,習近平則是前者.目前是前者,所以去年年底兩人大辯論,講的就是這件事情,計畫經濟派運氣不好,遇到了中國經濟衰退加上國際經濟情勢大壞,結果愈管愈爛,看看去年年初的股災,年中到現在的人民幣貶值風潮,甚至是生產過剩內需不振造成的 萎縮,不斷的顯示了計畫經濟派的愚蠢造成的災難,既然內需拉不起,那就只好往外發展,但主要市場都用反傾銷稅反制,加上美國不斷恐嚇,勢必得想新的方法擴展對外貿易,於是乎一帶一路開始成形,先造橋鋪路拉水拉電,再把廠商送去外銷,不管是工廠還是貿易就可以進入那些以前尚未開發好的地區

風險投資

一帶一路基本上搞的是基礎建設為主,借給那些國際開發銀行不願借錢的國家,他們通常因為資金回收的風險太大導致國際銀行不願借貸,所以這時候中國就主張他不借我借你,基本上只差高利貸這件情,只是她不適用利息,而是用其他的方式,例如輸出國內鐵路技術,幫助他國內鋼鐵相關產業消化庫存等等的方式,甚至是增加中國在當地的話語權的方式,當作償還,所以我歸類為風險投資,這些國家風險都很高,也有失敗的可能,但台灣的爵卿腦殘們不懂一件事情,這就是中國大陸流行的風投,相較於台灣年輕人賣房創業,中國大陸年輕人可以嘴砲借錢創業,連開各洗衣店賣二手商品都可以騙到a輪投資,在台灣這些腦殘爵卿大概都沒聽過這事情,自然對這種拿錢投在未必會回收的地方嗤之以鼻,沒辦法井蛙嘛,才會認為義烏到倫敦只有直達火車的天才文章出現,完全忽略了貨物可以中途上下的事實…沒辦法,那篇文章作者沒玩過鐵路大亨吧

國際關係戰略

造橋鋪路後,對當地的經濟發展必然有其幫助,接下來讓中國內部的廠商出海(出國做生意它們叫出海),就會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這對現在的外國執政黨也是政績一條,自然中國政府對於該國的影響力會多一點,這也是中國的利息,對當地政商關係的影響力,但中國終究不是美國,沒向巴拿馬運河那樣厚顏無恥強佔一百年之類的,也沒這個軍力來幹這樣的事情,所以這也是傳統殖民國家會擔心的,叫聲將軍提防提防,不讓中國幹他們以前幹國的事情

總之我看一帶一路,就是風險投資,投資有風險,可能賺可能賠,我想在創業風盛行的中國不會不知道,只是看到台灣魯蛇爵卿的唱衰,覺得很有趣而已,就如同拿不到風投的創業家罵風頭的投資人是白癡一樣的,我國的新南向政策就別提了,連越南執政黨都敢得罪的白癡政黨,會有甚麼好的南向政策,我是很懷疑,不要說政策了,他們對東南亞的了解,可能還不如被爵卿自認為被東南亞封殺的中國呢

按照台灣社會的理盲的情況,除了嘲笑大陸人以外,對於大陸強過台灣的地方會一概否認,甚至是人肉搜索,已確保自己的優越性

最被推崇的說法叫

因為台灣太先進了,所以不需要行動支付

哈哈哈哈哈
與其說台灣太先進,不如說台灣很少有人有行動思維的想法才對…

講到行動思維,那必須解釋一下這個詞的意思

這是我看老美在推行o2o商業模式的書裡面介紹到的概念,他的意思是說,你必須打造一個智慧型手機使用者的情境,來創造你的商業模式

既然八卦板上用小七當例子,那我也用小七當例子來證明台灣沒有行動思維

1.小七可以用ibon買票,大陸不行

小七有mobile app,那為何不能在小七的mobile app上買票呢?訂票系統不管在那,只要他是api模式,那我前端是網站,是app,是ibon都可以訂票,什麼是api模式?就是他是分成兩個部分在傳輸資料的,一個是受一個是攻XD,但不管攻的型態是哪一種,攻跟受是用同樣的協議去傳輸資料的也就是說,只要小七的api寫的好,不管使用者用哪一種設備去跟後台系統連結都可以,剩下的就是你怎麼設計買票的介面了,也就是說,小七根本,沒想過這個問題,讓大家在ibon前面買五月天的票,遠遠先進於用手機買票?這個想法頗呵~~我認為小七的ibon,也是api系統,但可能沒想過要升級而且內網設計會比較簡單,他只要鎖定ip與mac address 就好,手機的話還要token驗證太麻煩了,所以就繼續用ibon

2.小七有icash,大陸不行

這也是我要吐槽的地方,小七有app,理論上可以把會員系統建立在app上,那他就可以透過網路加值,卡片充值甚至是引以為傲的ibon讓icash儲值在小七的app內,那這樣就可以完全合法的使用小七的app在小七裡面付款,但請問小七有這樣做嗎?沒有

這樣做有什麼好處?

使用者體驗一致

那什麼時候會用到一致的體驗?

當你在小七app的線上商城買東西的與在小七裡頭買東西的時候,你只要輸入密碼或指紋辨識就可以使用icash付錢的時候…你不用再拿你的信用出來付款,在小小的手機螢幕上輸入信用卡卡號,你只要在app內使用icash付款就可以了,不管是在店內或在app商城內都是用同樣的方式付款,這叫使用者體驗一致

 

 

這兩點我都提到一個東西,叫做小七app,而用app當做智慧型手機使用者的最常使用的app,則是對岸app開發者致力要做的事情,這點在小七內完全沒看到,支持者竟然用因為小七有很多服務所以不需要行動生活感到驕傲,我只覺得可悲而已,對岸的手機網路通訊價格比台灣貴許多,500台幣只能買1G,但手機內容服務上卻強過台灣許多,但我們的反駁文裡面卻非常的無力,簡單的說好了,如果小七的APP把這兩個功能做完,那小七賺到的錢會更多,你也不用再ibon前面排隊買演場會的票,你只要在手機的fb上看到演唱會消息,立刻打開小七的app訂票,使用手機的icash付款就好了,你連走到小七都不用

這叫行動生活行動支付,行動支付也不是非靠金管會不可,在第三方支付專法實行之前,icash就可以用了,那為何不放在手機內呢?行動支付的前提不是金管會的法律,而是你有沒有行動思維,有了這個才有辦法把行動支付做好,行動支付只是行動商業模式的一個部分,中國經歷過團購網的百團大戰後,其中有一家叫美團的跑去做餐飲的pos系統,把行動點餐當做整個pos系統的一環,使用此系統的餐廳,客人取號後可以用手機查看還剩幾位,可以手機先點餐,帶位後就可以出菜,最後用手機付款,而有些餐廳則使用微信的商城當點餐系統,付款用微信錢包可以打折,整個使用者體驗是建立在行動思維上的,這可跟便利商店多寡無關, 而是整個社會是否有行動思維有關

因為吵了很久了

大家來看看到底有沒有道理

1.一年一聘

高公局表示,收費員是一年一聘之僱用人員,自民國95年起,每年收費員招考簡章、及簽約時在契約書上都有說明實施ETC計程收費後即終止僱用;實施計程收費終止勞雇關係後法律上高公局並無安置收費員之義務,高公局除依法發給員工離職儲金或資遣費外並爭取加發或補足7個月之月支報酬,此外,也盡力協助收費員進行工作轉置相關事宜,已善盡雇主之責任。

 

自救會則說,收費員是常態而非臨時性工作,依照《勞基法》第九條規定,符合《勞基法》保障的不定期契約工,所謂「一年一聘」只是高公局為節省人事成本,規避《勞基法》的卸責之詞。高公局先前聲稱其是根據《勞基法》第11條第4款之規定,因業務變更而解聘收費員,但若根據此條文,高公局在解僱前有先行安置勞工的義務,並不因「契約書上都有說明實施ETC計程收費後即終止僱用」而消除。

 

我的看法

如果契約簽訂,那勞基法的問題就可以交給法院去解決,如果高公局合法,那你自救會就沒有理由講這些義務, 自救會去法院告高公局,用不著上街

 

Continue Reading

看了我朋友的FB,他認為這次是爽民的勝利,認為政府應該要讓人民爽,我本來想回復個什麼的,那就在這回復好了,免得傷了感情
我認為讓人民爽只會造成台灣委瑞內拉化
台灣只知道菲律賓,並不只遠在天邊的委瑞內拉發什麼事情,我以前也不知道,是開始看左派與右派之論時,研讀到的例子,經濟自由主義的人認為委瑞內拉就是左派政治愚蠢的表現
那就拿這個南美洲的石油小國來舉例好了

Continue Reading

國外的新聞媒體發文,記者要署名,為的是為了自己的言論負責,他們只要造假被抓,這輩子就完蛋了,這是基本的新聞倫理,網路記者,更是如此,因為商業環境無法滿足他們,所以透過網路的新傳媒,比傳統的新聞報的更快,但是,基本的倫理還是有的
可惜到了台灣,橘移淮為枳
蘋果日報不肯署名,因為不敢對自己的言論負責,不然就是雷聲大雨點小,罵你的時候三大全張滿版,道歉時小小一格,風傳媒造謠,2014年初信誓旦旦的說馬英九讓獵雷艦不蓋了,事實是年底發包完畢,那年初怎麼回事?不過發標時流標,軍購流標很正常,直升機案流標可多了,搞了好幾年改了好幾次才搞定,但是他標題殺人,直接說馬英九不蓋了,整個鬼扯,更別說其他的軍事新聞,有的根本是老梗當新聞報,例如雲豹甲車機砲案,總之風傳媒的軍事新聞,對我來說叫空穴來風,難怪叫風傳媒 Continue Reading

其實我也看不太懂XD,只能就以前所學與參考資料摸索出四個字

“內保外貸”

先看最不愛台灣的中國時報

中時電子報 – 2014年8月9日 上午5:50

工商時報【記者彭禎伶╱台北報導】

國銀從事內保外貸業務,必須計入大陸曝險額。銀行局近日發函給銀行公會,強調內保外貸業務,主要仍是由大陸銀行提供信用保證,並沒有風險移轉,因此認定此業務仍是要計入大陸曝險額,除非這項授信是屬於短期貿易融資,才能免計入。

銀行業者表示,先一陣子來自大陸企業的內保外貸業務相當多,主要是大陸銀行沒有授信額度,資金緊縮,就開立信用狀給香港、新加坡或台灣的銀行,台灣部分可以是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也可以是國內分行(DBU)承作,利率有些還不錯,大約4∼5%,但近期因為競爭,有些案子已跌破4%。

由於國內大陸業務發展較積極的銀行,目前都面臨大陸曝險額已不夠用的問題,各家銀行積極設分行、子行及相關據點,必須匯入營運金,又積極發展與陸銀的合作關係,參與相關授信,因此對大陸投資、授信、拆借,多數已占這些銀行淨值的6∼9成不等,可能一些大授信案就無法再參加。因此銀行就主張,內保外貸其實是大陸銀行提供信用保證,但貸款客戶主要在境外使用這筆貸款,並沒有匯入大陸,可否不計入大陸曝險額,以爭取更大的業務空間。

再看看連勝文九月底就捲入了

你說有沒有鬼阿~~我看鬼就在某些想獨攬此業務或者錢沒借出去的銀行吧

這件事情怎麼發生的?當然是選舉啦,這是情形之有年,台灣的銀行又不是第一天幹這件事情,更何況中國在今年年初的時候開始資金短缺,造成了影子銀行問題,這時候呢台灣的銀行業們因為也擔心台灣這邊炒房炒太大,被台灣的央行限縮房貸額度,包括最愛台灣的薛凌銀行也加入對中國企業的內保外貸行列,碰到了缺錢的中國企業當然是一拍即合,你可以說銀行借了就收不回來阿,傻孩子,老師上課有講過,風險越高利潤越大,銀行向來在刀口上討生活的,不然他借錢幹嘛設利息?利息跟風險是息息相關的,欠費跟沒欠費過的信用卡利息就是差很多,原因就是風險,更何況幫他開信用狀的可是比台灣的銀行們還要大的銀行阿

曝險額是什麼意思呢?簡單的說只要是企業投資上有風險存在的就列入曝險額,例如這企業有國外存款十億,那這十億存款就列入曝險額,等一下 這是存款會什麼會有曝險額?因為會有匯兌損失,所以列入曝險,當然這只是個舉例,實際上要看財務簽核才會知道的,不是借款列入曝險額,而是有風險的都算,那銀行聯貸沒問題嗎?我個人認為理論上沒有,而風險都在利息上,按照大陸那麼缺錢的情況下,高風險高報酬對每個台灣的銀行來說都是熱愛的,沒風險就是賠錢可是銀行鐵律,看看今年各大銀行股的表現就知道,開放對中國企業承作貸款是個很有利的方式,有人說政府會施壓借款等等,我笑了,金管會敢施壓薛凌銀行?誰施壓誰啊?你叫金管會不准對中國借任何錢試試看,看列隊被罵的是銀行還是金管會!

最後曝險額不等於放款金額……只是放款的信用風險參考而已,講了那麼多這個關鍵沒人注意到..

我認為金管會反而是把關者,銀行團不借白不借,有錢誰不賺,金管會對於中國企業的內保外貸也有控制,銀行本身借給中國企業的額度雖然大,但也沒有到倒閉的地步,台灣的銀行倒於掏空而非借款,因為台灣對借款也很多的限制,真的那麼好借還會有地下錢莊嗎?在借錢出去不容易,又會被定存坑的台灣銀行們,自然對於需錢孔急的中國企業奉為上賓了,更何況借給台企就不會倒嗎?

銀行真的這麼蠢的話今年中信富邦前半年還會賺300E? 創獲利新高? 台灣的銀行最大的風險就是人民的無知

參考資料

http://www.rusrule.com/2014/09/blog-post_24.html

https://tw.news.yahoo.com/%E5%85%A7%E4%BF%9D%E5%A4%96%E8%B2%B8-%E8%A6%81%E8%A8%88%E5%85%A5%E5%A4%A7%E9%99%B8%E6%9B%9D%E9%9A%AA%E9%A1%8D-215057401–finance.html

https://www.ptt.cc/bbs/Finance/M.1412315429.A.146.html

很久沒寫文,被莫老大找上來寫寫,就寫一點小感想吧…
在台灣,大醫院醫生跟藥商關係很良好,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我以前服務的醫院,廠商還帶他們去酒店咧,所以我看到這新聞兩個感想
1.被抓了
2.大家都這樣
你硬要凹成對的,就可恥了,護航的也可恥,偏偏我很多朋友都護航
但我就沒有辦法護航,聖經上說,是就是 不是就不是 再多說就出於惡者
這時候長老教會就會閉嘴了,高舉的公義會放下來..大概是手痠的關係吧..XD
最可恥的是他最近說 台大幫你們 所以不可以攻擊台大
同理可證不應該抓五億探長,因為總華探長幫助香港和平,沒有他大家都砍來砍去你說是不是啊?

最後附上陳真醫生於巴勒網寫的文章

陳真 | 2014.10.06 12:29 | #
1995年有一天,收到精神醫學會發給所有會員的公文,提到有一家藥廠,招待醫師旅遊。這些事行之多年,我不曾參與,但為了避免惹人厭,倒也盡量能忍則忍,不曾出聲反對。

那一回之所以沒忍住,主要是因為很難忍受一個醫學會竟然喜孜孜地幫藥廠發出這樣一種公文,行文字句一副好像什麼好康大放送;公文上說,這一回不但招待醫師,而且還能舉家大小攜伴免費參加。正是這樣一種猥瑣的態度讓我很不滿,所以就寫了一個提案,打算在醫學會上正式提案檢討。

我的提案內容寫得很客氣,我說,醫藥之間向來關係曖昧,或明或暗的各種利益輸送情事,時有所聞。於是,我在提案中建議醫界應該針對此一問題,建立起一個公開透明且合乎倫理的規範,使醫界人員日後行事有所依循。

提案一寄出去,各種折磨和壓力紛至沓來,電話接不停。這些陰陰暗暗的事,寫來滿紙污穢,姑且不提,簡單說就是一些醫界大老們企圖施壓叫我撤回提案,說我是在跟所有醫師為敵,說我年輕不懂事,說藥商給好處等等這些事乃天經地義,沒有什麼不對,說我若執意提案,往後在醫界將會成為公敵,在台灣會混不下去云云。我說沒關係,我還是要提案。

威脅利誘不成,接下來就是技術干擾,企圖淡化,並且反駁說醫師拿藥商的錢並不會影響醫病關係,也不會影響醫師開處方時的專業判斷。我說,這就好像說賄選沒關係,拿候選人的錢又不一定要投給他,拿歸拿,投給投。我說這樣一種辯解是站不住腳的。

所有來自醫界大老們的這些言論全是私下進行。我跟他們說,如果你們自信如此有理,何不公開講給社會大眾聽,看是你們有理或我有理。於是我隨後又在報上寫了一系列文章,談論醫藥饋贈的相關倫理問題,批評醫界老是向藥廠或藥商發動樂捐,形同勒索,因為醫生掌握藥廠生意的生殺大權,人家敢不捐嗎?

提案檢討醫藥關係這事,前後折騰將近一年的時間,很痛苦。那段時間,一些醫界大老們把我的行為解釋成一種醫界的派系鬥爭,他們猜測我背後一定代表某個醫界勢力,從台大猜到馬偕,從長庚猜到高醫,猜我必定是代表其中一方勢力,企圖藉機打擊當時當權的另一派。其實這事從頭到尾當然就我一個人,但他們不信,所以屢履揚言要給我背後的勢力好看。

為了因應這樣一個事件的衝擊,以台大為首的一些醫學中心,於是就從那時候開始訂立所謂醫藥關係的規範,建立所謂管理條例。

在當時越滾越大的爭議中,我倒是收到不少醫界大老們的來信,大約分成三種意見,一種是熱烈支持我的想法和作法,一種是強烈反對,一種則是支持,但覺得那只是理想,而理想是做不到的,叫我要懂得明哲保身。

這些信我都還留著。用20年後的角度來看,第三種聲音也許是對的,亦即原本公然為之的行為並非消失,表面上進行管理約束,其實只是轉入地下,以各種不同的利益輸送方式,神不知鬼不覺、變本加厲地進行。

幾年前回台灣,在台大任職,才剛上班沒幾天,各方藥廠的人就來拜訪了,說我可以設立什麼研究帳戶,方便他們 “捐款”,還要我以後如果要買書買電腦買機票,就交給他們來辦就行,講得很露骨,非常荒唐。於是我要他們回去打聽一下我是誰再來跟我講這些。隔天,他們又來了,一直拜託我別把這些事傳出去。

我老了,累了,不太願意再去講醫界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再說,我也不相信這些事會改變,就好像你很難期待台灣的政壇行事正直,不會官商勾結;除非千百年光陰,除非文化素質改變,否則這類事情始終普遍存在台灣的各行各界,只要是錢,能用就好,管它黑不黑心或正不正當。

柯文哲的帳戶,百分之百就是違法;不但違法,而且不道德。但我相信,這樣一種帳戶,在醫界比比皆是。在這方面,他並非唯一,而且也沒有特別壞。

有人罵我說,為什麼還要替他說話。但我不是替誰說話,我只是說實話和良心話。如果他有罪,那麼,台大醫院恐怕得關門,台灣八、九成以上的醫師都得去坐牢才行。

柯文哲的道德問題並不在此,而是在於其醫療團隊私下串供,而他本人除了答非所問,完全迴避外界質疑,甚至竟然還反過來說那些指責其不法帳戶的人無恥,甚至還說什麼他們是為了打壓台灣的醫療研究,為了打擊台大醫院。可是,人家連勝文是嫌票太多嗎?怎麼會有人想打壓什麼醫療研究或打壓台大醫院?一個人,面對犯行如此明明白白的一個案子,竟然能瞎掰到這種程度,甚至還有臉反過來指控批評者無恥,實在難以想像。

柯文哲甚至還說什麼台大醫院救過你們還有你們的朋友,所以你們大家都應該要感謝台大醫院,台大醫院最偉大,怎麼可以傷害台大醫院;你們若敢再攻擊台大醫院,以後你們自己一定會受害。很難想像一個人怎麼會講出這麼離譜的混話。這就好像一個銀行員自己設了個公私不分的帳戶,被抓到之後卻說,我的這家銀行貢獻台灣金融發展如此偉大,你們不感激,反而還要傷害它;你們若敢再繼續攻擊我的銀行,以後看你們跟銀行借不借得到錢。

陳真 2014. 10. 06.

在老文後花園心態裡面

http://mocear.wordpress.com/2010/11/03/%E5%BE%8C%E8%8A%B1%E5%9C%92%E5%BF%83%E6%85%8B/

已經些許提到這群所謂左派人士的心態,在台灣左派人士是稀奇少有,大部分的情況都是以下這般

在星巴克裡頭用着蘋果產品(iphone,ipad,macbook air)上網然後吹着冷氣穿外套鍵盤反核反小七 ,說著文化霸權的惡劣支持獨立書店要政府負責出錢營運,回過頭來支持 M.U.S.T反對修改著作權法但對M.U.S.T要求警廣付出高額授權金一事不聞不問,最後到美國白宮網站上聯署申援拯救海豚,順便想想等下要吃哪一間日本料理的黑鮪魚刺身

當這群錯亂的左派要反對小七,認為小七必定會殺死當地的雜貨店的時候,甚至認為現在還活著的雜貨店們都是個案(超多“個案”無視中),我笑了,笑我自己怎麼投胎跟這群價值錯亂卻活的怡然自得的人同活在一個島上?從頭到尾 ,這群所謂的文青環保愛動物反文化霸權人士其實都是不環保又吃肉與站在文化霸權同一邊 ,他門要維護的是他們的想象,想象中的美好,卻無視於真實的面貌,他門批評蔣夫人給外島原住民的房屋是一種文化霸權,卻滿不在乎的在這些外島上亂丟垃圾,享受着連鎖企業星巴克的冷氣反對連鎖企業入侵他們想象中的烏托邦,認為這些原住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必須由我來指點,最可惡的就是訴諸恐懼,恐嚇當地人說你們一定會失業 , 偏偏經濟學又不是他們的專長, 他們完全不明白服務差異化是怎麼一回事,也不了解小七的商業法則,小七的上下架是按照公司規定的產品,簡單地說,只有公司規定的東西才可以賣,而且還要看店的地點決定,墾丁大街上的小七跟竹科的小七賣的東西有差異化,而在遊憩景點的商品項目也會是以休閒食品為主,而與雜貨店的定位是不同的,雜貨店可以按照店主自己的喜好擺設,小七沒辦法,所以雜貨店可以賣小七沒有賣的東西,例如雜糧與散裝雞蛋,連鎖商店與雜貨店在這十幾二十年下來 ,已經有一個各自生存的機制,這些機制是腦包文青們無法想像的,對這世界的無知卻想指揮這個世界

文青最喜歡用文化來包裝,認為蘭嶼引進小七會毀了文化 ,頗喝

 

當冷氣與汽車進入蘭嶼的時候就已經改變了文化了,蘭嶼人可沒打算當阿米什人

民宿也不是蘭嶼的文化,那為何腦包文青住的那麼開心?

註解
阿米希人Amish)是基督新教再洗禮派門諾會中的一個信徒分支(又稱亞米胥派),以拒絕汽車電力等現代設施,過著簡樸的生活而聞名。亞米胥派起自於1693年,由Jakob Ammann所領導的瑞士與阿爾薩斯之重洗派的分裂運動;追隨Ammann的教徒便被稱為阿米希人Amish

美國在中東問題上,向來不如他的學長英國人…

今日ISIL攻占了摩蘇爾,對美國盟國土耳其與挺美的中東王室造成非常大的安全隱患..原因起源於敘利亞內戰

敘利亞內戰是個複雜的宗教與民族問題,政府與軍隊的組成是什葉派,反抗軍組成是遜尼派,正常的美國戰略,應該是讓敘利亞政府花時間去控制敘利亞境內的武裝叛軍,削弱什葉派軍事力量而達成削弱什葉派新月的戰略要求,而美國則用傳統的南美思維,去扶植反對力量,造成了ISIL的興起,而美國人再度忘記,遜尼派可不是阿米哥…

ISIL是為了在中東境內建立一個龐大的伊斯蘭國,由基地組織領導,建立一個政教合一,消滅一切西方勢力的國家,拜美國人拔掉了海珊造成的權力真空之賜,讓基地組織有壯大的機會,吸收大量的遜尼派軍人與極端分子,在美軍佔領時期,於伊拉克境內被美軍打擊,後來又因為拜敘利亞內戰之賜,聯合敘利亞自由軍的其中一個部隊救國陣線,橫跨了敘利亞與伊拉克,這就是美國對於敘利亞自由軍不敢軍援太多的主因

台灣的蠢蛋媒體與蠢蛋”公民部落客”們當初一面倒的支持敘利亞自由軍,無視於俄國方面的警告,認為只要打倒阿薩德就是正義,什葉派是邪惡伊斯蘭,現在的打臉,說明了遜尼派與什葉派在激進主義上是不相上下的,認為伊朗建立了一個政教合一國,但又無視於塔利班建立的是更加可怕的極端伊斯蘭國,好歹伊朗的婦女還可以投票跟受教育甚至開車,美國支持的殺物地阿拉伯女性還沒辦法開車,更何況是塔利班控制下的婦女馬拉拉上個學就被弄到快死,就應該要了解,面對中東世界時,不要再用愚蠢的二分法或者是西方眼鏡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