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唬神創

如果不考慮時間問題,我很能理解提出演化論宣稱「弱肉強食生存鬥爭」這種說法的人,必定是網路修真小說的癡迷讀者。
當然,或許也可以這麼說,就因為滲透到骨子裡面的那股「鬥天鬥地鬥人」文化大革命式批鬥大法,所以才會有這種說法。

但是「弱肉強食」這個相當有歷史、而且莫名其妙被安在演化論上的宣稱,只是個和演化論一點屁關係也沒有的教條。

假設有一個環境,裡面只有草、羊、狼三種生物(和細菌),理所當然~羊吃草、狼吃羊,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在這個環境下,誰是適者?
如果照弱肉強食的鬥爭說法,那麼答案應該是,但實際上因為三者都適應了這個環境,因此正確答案是三者皆是

對生物來說,適應的對象不只有會吃自己的天敵,或者應該說天敵只是適應考驗中的一小部分,適應考驗的主考官是「環境」,也就是自己以外的廣大世界。
而面對這考驗,要怎麼通過,則是各種生物的自由:
有些生物選擇了硬碰硬,和與自己相類的生物搶奪相同的資源。
有些生物選擇了和其他生物合作,擴大自己的實力。
有些生物選擇了逃避,開發新的資源。

能維持自身基因傳承的,就是適者。

原本生活在樹上的古代猿猴,因為基因突變而失去了生存在樹上的優勢能力,此時這種猿猴在樹上是「不適者」,但這群猿猴轉而走向平地,靠著原本的演化缺陷開創文明,到現在繁殖了六十億隻(而且還在繁殖),有誰能說這種自稱為人類的生物是不適者?

環境不同,適者也就有所不同,適應的敵人,是環境,而不只是會「強食」自己的生物。

另一方面,「弱肉強食」這句話其實也很有問題,人類和蚊子誰是強者?很顯然不是蚊子,但蚊子的食物是人類(的血)。
這豈不就是「強肉弱食」乎?

演化論的系統當中,個體的「生存」並不見得等於適應的萬靈丹,有時候死亡也是孤注一擲的手段,生命以「被吃」為祭品(當然有些時候被吃不等於死亡),換取「繁衍」的機會。
例如古爾德在《達爾文大震撼》裡面提過、最沒人性的樹癭蠅(cecidomyian gall midge),這種生物的孤雌生涯中,其「女兒們」會把自家老母從內到外吃乾抹淨,對於個體而言自然是死亡,但卻也是一種保證快速繁殖的適應。
又例如水果這種東西,其實就是以被吃來傳遞種子的~~~(當然母體不一定會葛屁)

由此看來,「弱肉強食」這個並不太正確的名詞背後,不必然如某些詭異的優生學、社會達爾文主義以及神創論者的自以為是那般,具有「強者勝,弱者敗」的含意。

後記:這篇文章,我寫了好幾個月………….

PIXNET的搜尋好像只能搜尋標題,不能搜尋內文…
其中一部分其實在這邊就有寫過(不過23億年寫成2.3億年了…)
http://mocear.pixnet.net/blog/post/25128701

米勒-尤里實驗證明了生物的根基「胺基酸」可以在原初地球的環境下天然合成,於是「被認為」是演化論的有力證據。
不過實際上,不管是RNA最早假說、蛋白質最早假說還是脂小球最早假說,其目的都是要證明生物能夠自然構成,不需要靠某個神用祂的無上神能慢慢捏然後吹口氣(相當沒效率的做法,女媧至少也知道用的)。
不過這和演化論卻不見得有關係。
演化論的演化過程,本就需要生物的存在作為前提,至於生物是怎麼來的,對演化論都沒有任何影響,米勒尤里實驗之所以會在課本上被放在演化論之前,最簡單的解釋就是「時序問題」。
生物必須先「產生」才會有「演化」,因此課本自然也是先教產生,後教演化。

我在網路上看網路版的聖像,卻發現一個詭異之處,簡體中文版本沒有這一章,不知道是為什麼(改版?)。

該書所說的「質疑」,第一個就是古代大氣不是還原性大氣
米勒尤里實驗所使用的大氣,是還原性大氣,也就是無氧,但有氫的大氣,在還原性大氣當中,胺基酸合成之後不會因為氧化而分解,因此可以不斷累積,如果上古地球大氣就有氧化性(有游離氧氣),那胺基酸就算構成了也會被氧化掉,不會累積下來。
這本書的作者威爾斯就是要讀者認為古代大氣有很多游離氧氣,不過地質現象不支持這種說法(一般共識是25億年前氧氣才開始變多),我們也可以看到作者是怎麼選擇性遺忘的:
1.瀝青油礦(uraninite):
又稱瀝青鈾礦,其產生不能暴露在氧氣當中(頂多只能微氧),而25億年之前卻有許多瀝青油礦形成,威爾斯也宣稱近代也有瀝青油礦的形成,但他沒說的是這些
瀝青油礦都是在快速被掩埋的地質前提下形成的,而上古的瀝青油礦卻是在緩慢沉積(如河川)的地質中形成的,如果當時有豐富的氧氣,那就不可能產生這些礦脈
了。
2.紅床(Red beds):紅床又譯紅層,是一種含有大量氧化鐵的地層,威爾斯拿它來做20億年以前氧氣豐富的證據,但卻沒提到紅床產生的時間沒有古於25億年前,而在23億年之後卻一大堆。
3.帶狀鐵礦:這種擁有不完全氧化氧化鐵的鐵礦,只能在微氧或無氧狀態形成,而這種鐵礦在23億年前很常見,23億年後就很罕見了。
4.古土壤:25億年以前的古代化石土壤,裡面含有「未氧化鈰」,因此這土壤不可能暴露於有氧狀態的大氣當中。
5.黃鐵礦(pyrite):也就是二硫化亞鐵,這種鐵礦比瀝青油礦更容易被氧化,但25億年以前的岩石當中卻存在未被氧化的黃鐵礦,而且這岩石上還有長期被風化的痕跡。如果當時有大量氧氣,黃鐵礦暴露於氧氣當中,早就被氧化了。

而現在科學界的共識是,早期大氣的氧氣含量,大約是0.1%。(Copley 2001)

第二個質疑,就是米勒尤里實驗用的氣體太過還原性了

個質疑和第一個一樣,也是在還原性上做文章,中性的大氣對米勒實驗是相當不利的,但只要有些微的還原性,就能讓胺基酸累積。威爾斯宣稱火山噴出來的東西大
多是中性的(例如水、二氧化碳、氮氣),只有少量的氫,但他忽略了海底的熱點、也就是海底火山,直到現在仍舊噴發著還原性的氣體(大約有1%的甲烷,以及
硫化氫和氫氣,甚至還可能有氨)。
另一方面,威爾斯也沒提到天外隕石(包含還在宇宙中飛的彗星)之中也有一堆有機物質,這是與米勒實驗相類似的化學反應能在早期太陽系發生的證據,如果隕石上能合成這些有機物,那麼地球上為什麼不可以?

米勒實驗現在並不被認為是完全依照上古條件來做的實驗,但仍是一個生物化學上的里程碑。


爾斯又宣稱RNA最早假說是在補米勒實驗的洞,是米勒實驗的代替物,但實際上兩者並不互斥,RNA假說中闡述的是RNA如何遺傳、變化成DNA,而不是有
了RNA最早假說之後就要丟棄米勒實驗。現在的科學家不認為RNA是生物肇始的第一階段,而威爾斯乾脆就直接恍神掉RNA之前的核苷酸、脂小球最早的假
說。

「課本」、尤其是義務教育的,是一種簡化的知識傳遞工具,你不可能要求課本寫得像論文一樣,這樣連鬼都不想看,課本只能告訴你最基本、最簡略、最有里程意義的東西,拿著課本說那是「聖像」,會不會太混了點?

2009年一月,一群科學家(Henrique Teotonio和他快樂的夥伴們~XD)用果蠅研究逆演化(reverse evolution)的可能性,得到的結論是:
會,但是只會回復一部分。
當果蠅開始適應古環境時,這樣的逆演化就會停止,因此果蠅並不會完全回復原來的模樣。
這也代表著,基因的改變只是偶然,即使擺回原來的環境中,已經改變的基因也不會再完整的變回來。

這報導有什麼問題,當然,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由此衍生的宣稱。
有人宣稱「既然基因的演化是偶然,那演化論的理論也是偶然」,宣稱的基礎是「因為科學首重可驗證性,所以基因的『偶然』證明演化是錯的」。

當然,常人大概看不出這宣稱的前提和結論之間有什麼關聯性,如果你也覺得「這是哪門子推論」,恭喜你,你很正常的屬於常人這一邊。
這樣的宣稱就像是說,不管是什麼樣的撲克牌遊戲,我們抽撲克牌的時候拿到什麼牌,顯然都是偶然,因為抽撲克牌這行為是偶然,所以撲克牌與其玩法(如撿紅點、十三張、21點、大老二)都是偶然,絕不可信。

我們放下笑話邏輯,來看看這個實驗,事實上逆演化實驗仍舊可以有可驗證性,除了Teotonio團隊之外,任何一個生物基因研究團隊都可以用另一批生物重現Teotonio團隊的實驗結果,也就是可驗證「逆演化現象」是否存在。
該人以為果蠅基因逆演化是偶然所以演化論是豪洨,正如同打撲克牌第一次拿到葫蘆(Full House)、第二次拿到的卻是同花(Flush),牌面不同,於是跳上牌桌,大聲宣稱這遊戲的規則乃偶然。

當打牌遇到這種人,我們的處理方式是什麼呢?
應該是…

轟~~出~~去~~吧~~~

前一個問題的懶人包:「沒錯!
演化論是一個科學理論,它可能在明天或遙遠的未來被證偽,當然也可能永遠不會被證偽,但不管它有沒有被證偽,他都是一個科學理論,而不是「真理」。
信徒看到這裡可能已經很爽了,套句政黑用語,他們大概已經爽到高潮,即使這只是科學理論必有的謙卑與不確定性。 Continue Reading

首先用維基來複習一下孟德爾發現的遺傳定律
眾所皆知的是這個定律是孟德爾在修道院裡面種豌豆種出來的,某程度來說孟德爾的運氣不錯,因為豌豆在這方面的遺傳表現比較單純,如果他用的是別種作物,或許遺傳定律不會這麼早出現。 Continue Reading

最近文章少了,不過這是因為大腦裡面要寫的東西太多,最後就是啥都寫不出來…
因為BLOG背景顏色設定的問題,只能用NVU來寫(不能改背景顏色的無名小幫手只能拿來上傳),不然某些加顏色的文字編寫時會淺到看不見,但是NVU的粗體、字級尺寸又和無名不相容(XUITE就沒這問題),用了好幾個程式(FRONTPAGE是本來就不能用,因為和UNICODE補完衝到)都不能一次搞定,所以有時候要寫也有點懶… Continue Reading

最近政治文太多,趁機來個萬唬調劑一下。

科學有個自我限制,就是它不能討論無法定義的東西,你既然不知道你想講的東西有什麼性質、在什麼地方、對其他物質與能量有什麼影響、該用什麼東西來測量,你當然就無法去研究「它」,因為你等於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更甭提預測它的性質與存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