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審團列席-駁鐵証待判

因為是第十章,而且還沒翻譯完,所以就先鎖起來放著

第十章 
Why I Don’t Buy the Resurrection Story
為什麼我不信復活故事那一套  (2004 第五版)

駁者:Richard Carrier

我不信復活故事那一套。正常來說我只要說這樣就夠了。但我常被問為什麼。這一系列的短文便負責回答這樣的問題。我不信基督教的原因很多。我的無神論基於許多實在的發現,而和宗教無關,但支持基督教世界觀的論述,較之於他者,在我所屬的文化中極常見,並且環繞著耶穌死而復活的歷史性宣稱。身為一名歷史學家、古希臘羅馬社會專家、以及希臘文的充份知識,我夠資格就此事進行專業性的判斷。本文將解釋為什麼我認為復活一事就成為一名基督徒來說是無法說服人的。

本計劃自 1998 開始,並隨著時間過去,有著極大的擴充和新的版本,非常感謝那些予以協助的人們。目前的版本完成於 2004 年,重新組織了先前的所有資料。我和加州大學洛山磯分校的 Mike Licona 的辯論更增進了我不相信耶穌死而復活的角度,就像另外三篇我明年將發表至一份合輯的學術文章一樣。我同時也在其他線上的文章中討論了本文之外所提的理由 (註一)。整體來說,基本上一共有四個所謂的「自然主義」理論以解釋最先的基督徒如何相信耶穌死而復活:他活下去了、或他的屍體的錯置、或他的屍體被竊,或此一信仰來自I 靈性的顯現 (以夢境、幻覺、或經文的啟發的方式),而不是消失或復活的屍體。

存活是最不可能的 (我將會示範,這能解釋證據的可能性低於七百分之一)。錯置較一般學者所想的更能解釋證據,而盜屍又更加能符合,不過我只在其他著作 (註二) 中探討這些可能性。我認為目前最有可能的是原本的信仰來自夢境、幻覺、或因經文而受到的「啟示」,這些後來成為神奇的傳說以符合不同的教義。這可以形成兩種不同的方式:相信耶穌肉身復活,而負面證據都被打成猶太人的奸計,或耶穌以新的身體復活,舊的身體留下,這使得反面證據無法存在。後者我想是最可行的 (而我將會在這邊進行初步的探討,其他證據和論述可在其他著作中看到,見註三)

我駁斥復活故事的三個關鍵性原因如下:(1) 證據不足以令人相信此事;(2) 就算是機率最低的非奇跡解釋,存活 (被誤認為復活) 的機率也都比奇蹟高;及 (3) 一些證據指出原本耶穌復活的觀念是靈性的,不涉及他的肉身 (和一些福音書掙扎著要宣稱的相反)

大綱
前言 
主要論述─為什麼我不信復活故事那一套

不充份性的論證─事件和理論不成比例

存活對奇蹟的可行性─評估機率

靈性復活的論證─肉身復活的負面證據

駁斥較次要的論述

註一:我把我一些駁斥復活故事的其他原因討論寫在一些其他的文章,以及 The Empty Tomb: Jesus Beyond the Grave 一書其中三個章節之中,包括「空墓傳說以及基督的靈體」(105~232 頁),「盜墓的可行性」(pp. 349~68)。線上文章則可以參閱: Jewish Law, the Burial of Jesus, and the Third Day (2002),該文在「The Empty Tomb」一書中有大幅更新; Review of “In Defense of Miracles” (1999) 特別是4b (Geivett’s Exercise in Hyperbole) 和 4e (Craig’s Empty Tomb and Habermas on the Post-Resurrection Appearances of Jesus) 贡部份; Review of “The Homeric Epics and the Gospel of Mark” (2000); Thallus: An Analysis (1999); Osiris and Pagan Resurrection Myths: Assessing the Till-McFall Exchange (2002); 和 Kersey Graves and “The World’s Sixteen Crucified Saviors” (2003). 當然我自己的著作區 Secular Web Index 中也可以看到我的其他文章。

Note 2: These two possibilities (misplacement and theft) I do not discuss here, but I do discuss them in separate chapters that I contributed to the book The Empty Tomb: Jesus Beyond the Grave (2005), in “The Plausibility of Theft” (pp. 349-68) and “The Burial of Jesus in Light of Jewish Law” (pp. 369-92). Those chapters are significant updates to my preliminary case for misplacement in Jewish Law, the Burial of Jesus, and the Third Day (2002), and my preliminary case for the plausibility of theft in “The Guarded Tomb of Jesus and Daniel in the Lion’s Den: An Argument for the Plausibility of Theft,” Journal of Higher Criticism 8.2 (Fall 2001), pp. 304-18. I have also composed FAQs for those who have read The Empty Tomb and still have questions: Burial of Jesus FAQ and Plausibility of Theft FAQ.

Note 3: See the video of my UCLA debate with Mike Licona or, better yet, the far more detailed chapter on the subject that I contributed to the book The Empty Tomb: Jesus Beyond the Grave (2005), which answers most objections anyone might have raised against my case in the UCLA debate (since there was too little time to present all the relevant evidence there), while any others I probably address in a FAQ for the The Empty Tomb chapter on this theory: Spiritual Body FAQ.

「失落」(Lost)之書:非基督教所引用的舊約部分書卷。(注三十二)

我們注意到,書卷的使用不一定和正典程度成正比。然而,引用風格卻是是否接受其為權威著作最主要的線索,尤其是後來的猶太拉比(rabbis)和基督教作者。當然,在列王記與歷代志的描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正典、記錄任何可能的律法。然而,當它被某些人選擇為有保存價值的書卷之後,就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書。稍後,我們將處理舊約外典和其他沒有被新約作者提到的書卷。 Continue Reading

引言

Jeffery Jay Lowder


按照讀者群和書的銷售量,Josh McDowell(麥道衛)今日可以說是最有影響力的護教者。根據他最暢銷的書「鐵証待判」(1979年發行)的修訂版書背上的說法。在過去20年中,他曾經對在超過 60個國家中、800 所大學和中學裡對多於七百萬個年輕人和成年人演講。

專職荼毒年輕族群?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