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comments on “法螺擺寶(2-1)法螺門徒敢嗎?

  1. (Bullshit udumbarus)= =<br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r />
    <br />
    我看到這個笑到肚子快痛死了

  2. 邪教法輪功癡迷者就是這樣愛瞎凹<br />
    為何台灣人都如此冷漠,不去阻止邪教法輪功在台灣的蔓延?<br />
    我在學校遇到法輪功社傳教,我一定翻臉,勸告同學那是邪教,不要迷信。<br />
    還有一次是一個阿婆要找我連署新唐人電視台在台灣落地,結果被我大聲斥退<br />
    我也在故宮前面與霸占廣場的邪教癡迷者對嗆過。所以希望大家都可以從日常生活中做起<br />
    與邪教法輪功鬥爭,將這個偽科學反人類文明的邪教趕出台灣!

  3. 因為不需要,對付無知的方法是公開化及普及的教育,有些東西越禁,反而越吸<br />
    引人去看,尤其台灣經歷過一段長時間的書禁報禁,一味鎮壓及消音絕對造成反<br />
    效果,攤開來供人檢視,讓小丑們跳樑耍猴戲,他們就只能停留在耍猴戲的層次<br />
    <br />
    此外台灣有一樣利器就是多元化聲音的存在,其結果是,法螺功的競爭者非常<br />
    多,這些競爭者可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批判或提出優於法螺功的宗教教義供人選<br />
    擇<br />
    <br />
    法螺功或許可以藉由對中國大陸的反感騙取部份政治人士的同情心,但台灣政治<br />
    人物還是得迎合大多數人的口味來騙取選票,可以炒作的政治議題又太多了,法<br />
    螺功議題只不過比一團刺鼻的氣體好一些,門徒唯一能做的,僅限於門徒之間,<br />
    以及在網路上貼廣告文等著被噓<br />

  4. 同意﹐樓上﹐台灣是多元社會。而對付邪教最好的方法就是普及教育。<br />
    腦袋清楚的才不會去信這東西。當年看到光年是時間是我就當場笑出來<br />
    了。結果在場的法螺不知道光年的會一直說你要信。知道光年是什麼的就<br />
    閉嘴了。<br />
    當場就明白﹐這根本沒什麼好信的﹐就留給他們當寶吧

  5. 法螺功在國中小都在傳….
    像本人的歷史老師,在段考考卷上,就在講法輪功
    還出題目勒….扯!!!
    還有一堆讀自然組的人去信= =自己否認自己所學的….蠢到有剩= =

  6. 凯风网推出《参天的酸果蔓树冠下的法轮功》一书
    2014-04-14 凯风网 作者:孙鹏

    【凯风网4月13日消息,记者:孙鹏】近日,凯风网八语种网站刊登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成员格雷戈里·格洛巴先生撰写的《参天的酸果蔓树冠下的法轮功》(ФАЛУНЬГУН ПОД СЕНЬЮ РАЗВЕСИСТОЙ КЛЮКВЫ)一书。书中大量引用法轮功网站、报刊、散发宣传品中的内容,找出其自相矛盾及不合理之处,对法轮功制造苏家屯事件、散布人体器官活摘等谎言进行驳斥,并对其误导舆论的行径进行了深刻揭露。
    酸果蔓,俗称小红莓,是一种低矮小灌木,不可能成为参天大树。格雷戈里·格洛巴先生以此喻指法轮功无论如何夸大自己,也不过如酸果蔓一样难有作为。法轮功根据自己的臆想编撰谎言,这些不切实际的言论自然不能令人信服。
    《参天的酸果蔓树冠下的法轮功》一书于2011年在基辅正式出版。2013年5月至11月,凯风网对此书进行连载,受到众多网友关注。近期,凯风网八语种网站(中、英、俄、法、西、德、韩、日)刊登此书集全文,以飨读者。
    格雷戈里·格洛巴出生于1981年,现为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公民报》记者,长期关注法轮功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等地活动情况,发表了几十篇有关新邪教运动问题的文章,获得乌克兰内政部嘉奖证书以及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颁发的荣誉证书。

  7.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2012-09-17 博讯首发 曾节明

      最近,流亡泰国的独评人士郭庆海,因为公开批评法轮功,受到加拿大法轮功分子埃德蒙.李(EDMON LEE)的威胁。据郭庆海所公布的、李信徒发给郭的电邮来看,李要求郭庆海就批评法轮功的言论道歉,否则就要向联合国难民署驻泰国专员公署、以及美国难民接收机构发出公函,要求取消郭庆海的难民身份。
      看到这个消息,我颇感过份,因为:对一个批评法轮功人士的陷害,就是对所有批评法轮功人士的威胁。早就闻知法轮功“诉棍”的名声,今天竟亲眼目睹了,原来法轮功就是用这种“老虎屁股”摸不得的方式让批评者闭嘴!因此,在这件事上,我不能不放下与郭庆海的旧隙,力所能及地说几句公道话。
      埃德蒙.李对郭庆海的指控貌似大义凛然,实则荒谬混账、无以复加。就郭庆海公布的电邮来看,李信徒指控郭庆海的核心理由无非是:郭庆海支持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
      这个指控首先大有违于事实。笔者虽然曾与郭庆海有很深的矛盾,我曾对其文章和帖子尽情挑剔和批判,但我愿意见证:郭庆海从没有说过支持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话,郭庆海甚至还曾经强调:他本人反对法轮功的诸多观点和做法,但同时坚决反对镇压法轮功。
      但对于许多法轮功分子来说,反对法轮功的观点和做法,就是支持中共迫害法轮功,甚至就是中共特务。他们完全不要逻辑,更无可理喻。埃德蒙.李对郭庆海的指控,显然就是出于这种“逻辑”。
      因此,埃德蒙.李对郭庆海可能的告状,实际上是对郭庆海的诬告。鉴于郭庆海已明确拒绝道歉,埃德蒙.李很可能将实施这种诬告式陷害。
      这实在让人再次看清了,法轮功的“真善忍”是什么?——象伟光正的中共那样不容批评,否则就使出告黑状陷害的诉棍伎俩。
      作为一个曾经的旅泰的难民,我深知埃德蒙.李对郭庆海的计划恶毒非常,其客观目的是断绝郭庆海的生路:由于泰国政府对外国流亡者相当狭隘和冷酷——可以说想抓就抓,抓了就关入条件极其恶劣的移民局监狱,若没有足够的赎金,监禁则遥遥无期。泰国移民局监狱内,被关到死的外国人大有人在;泰国移民法也极苛刻,许多在泰国经商甚至结婚多年的外国人都拿不到绿卡;在泰国政府的支持下,泰国民间欺压盘剥外国人的现象相当严重。
      一般情况下,泰国政府为给联合国面子,一定程度地对联合国难民网开一面。一旦郭庆海被取消难民资格,就失去了最后一层薄弱的保护,不仅前往西方国家无望,连生存都成问题,还随时有可能被扫进移民局监狱。
      象郭庆海这样的人也不能回国;若回国,单越境偷渡这项“罪名”就可以劳教三年……
      因此,若埃德蒙.李告恶状得逞,郭庆海的生存将受到严重威胁。据我所知:郭庆海于2008十二月年越境流亡泰国后,与家人分别已近四年,期间申庇一度遭联合国拒绝(据闻,郭曾于2009年遭法轮功组织告到联合国,不知有否此因?),经过上诉后今年六月份难民身份才批下来。如果李信徒的此次告状得逞,郭将被彻底搞惨。
      郭庆海公布威胁性的电邮后,长期以来一贯不管是非对错吹捧法轮功的博讯螺杆,居然倒打一耙地指责郭庆海“卑劣”,理由是公布“私人电邮”——什么?照此公的混账逻辑,如果有人来电邮说要强奸你的老母、杀了你全家,你也不能公布,因为这是私人电邮!博讯螺杆还据此发出歧视性的呼吁,叫别人不要给郭庆海发电邮。从这里可以看出:一个伪类可以在(反共)政治正确道袍的包裹下,无赖无耻到什么程度?——难道他们反共,是要取代中共,建立邪教流氓新专制?
      郭庆海公布埃德蒙.李的威胁后,在网上引发多的是对法轮功做法的不齿。法轮功组织者见势不妙,就急忙强调:李信徒要告郭庆海是个人行为,并不代表大法组织!
      这就怪了。有利的时候就代表法轮功,不利的时候就与法轮功无关,甚至连当事人是(甚至曾经是)法轮功成员都抵赖。旁观者不禁要问:李信徒难道不是大法弟子?难道埃德蒙.李状告郭庆海不是为大法(护法),而是为个人?李信徒的公函难道与法轮功无关?埃德蒙.李突然间就不是“大法”弟子了?
      照法轮功这种抵赖的混账逻辑,中南海是不是也有充足的“理由”说:镇压法轮功的是江泽民的个人行为,并不代表中国共产党?邓小平“六四”屠城是其个人行为,并不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共官僚贪腐、虐民、镇压、“维稳”,统统都是“少数人”的个人行为,并不能代表共产党党组织?……
      这样的混账和无赖,令人领教了法轮功的“真善忍”。明眼人不禁要问:法轮功嘴上高唱“真、善、忍”,为什么其众多信徒、尤其是领导层,所作所为处处是“假、恶、赖”?
      可以说:法轮功十二年前遭镇压之初,同情者广;但现在为什么遭冷眼处处,批评声四起(更多的异议人士敢怒不敢言)?这是他们自己造成的:你搞假、作恶、耍赖,就无权要求别人同情和支持。
      与郭庆海相似,笔者对法轮功的态度一以贯之:即坚决反对镇压法轮功,同时坚决反对法轮功打江捧胡、虚假“三退”、谎言反共、谣言反共(如“人民报”)、污蔑侮辱别的宗教等等七歪八邪的行为。之所以以前没敢公开挑明,因为顾忌法轮功的黑诉。
      我在曼谷时亲眼所见,法轮功组织黑告其同修彭素华女士,是何其狠毒无情:几十人联名告到联合国和美国机构,搞得彭素华救济金停发、几乎被取消难民身份!彭女士即将获得的美国安置,也被残酷地搅黄,在赴美的最后关头(行程一度已经定好了)遭美国拒绝接收;彭女士本人被挂在曼谷四年多,一度捡菜叶为生,幸而最终获得瑞典接收……
      就这一点说,郭庆海比我更具道德勇气,不管自己身处何种逆境,都无惧风流地作出自己的独立评论。这种道德勇气,显然来自一个基督徒的有神信仰。
      建议郭庆海不要惧怕李信徒之流的恶告,但也该做好自我辩护的准备。鉴于郭已经取得联合国难民身份,埃德蒙之流取消其联合国难民资格的企图不大可能得逞;但是,法轮功分子联名向美国机构施加影响,阻断美国接受的可能性的确存在——彭素华就是例子。倘若收到美国官员的质询,建议郭庆海自我辩护时,牢牢抓住一点:自己从来没有支持中共迫害法轮功。
    曾节明 写于2012年“918”前夕于秋凉纽约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