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雜文、假分級

偶然間看到這篇原標題為『逼鼎泰豐不賣「昂貴」的醬油炒飯 消費者賺到了什麼?』的文章,唯一的感想是:荒謬!

原文標示紫色本人的評論或引用的資料標示紅色

去年九月底,作家劉克襄寫了一篇《我想吃便宜的滷肉飯》,描述他對滷肉飯漲價生氣了好幾天,讓原本要將一碗64元的滷肉飯漲到68元的鬍鬚張,最後不得不取消漲價。他的說法是:「這款食物係來自勞動階層,來自那最卑微只求溫飽的地方。滷肉飯是貧窮人家用最少錢,還可吃得到最飽足的食物。」


那時候,我只是覺得很納悶,當美國的平民美食都能發展成像是麥當勞這樣的全球性大企業,難道我們台灣的平民美食,就只能維持一碗25元的路邊攤形象嗎?如果鬍鬚張的確很用心在發展自己的企業,制定標準作業流程,讓美食可以大規模量產,即使成本比較高,難道我們不應該去支持這樣認真的企業?


如果成本確實無法以64元的售價營運下去,那麼適度反應成本是可以接受的,但這文的作者卻只去『假設』『鬍鬚張的確很用心在發展自己的企業,制定標準作業流程,讓美食可以大規模量產,即使成本比較高』….那假設如果不成立的話,李柏鋒你要如何評論?!


跟著劉克襄一起批評?還是閉嘴裝死當自己沒寫過這篇文?


今年十月,鼎泰豐決定,如果炒飯要加醬油,要加收50元,中國時報對此進行分析,加醬料的成本不過1.3元,怎麼可以收到40倍?而多數民眾一看也覺得不合理,加點醬油怎麼收費高到可以買下一個便當?


就在吵雜的討論聲中,偶然看到朋友分享一篇作家何穎怡在2007年所寫的文章,將鼎泰豐隱藏版的醬油蛋炒飯寫得相當吸引人,讓我也興起一股衝動,就算貴又如何?如果真能品嚐到絕世美食,我錢也付得心甘情願。況且兩百元左右的一盤蛋炒飯,並沒有像是一碗上萬元的牛肉麵,貴到我連嘗試的意願都沒有。


這位作家的文章,在網路上確實不難找:


http://blog.yam.com/bigear/article/11186644


裡面的描述我不評論,也許真的是能讓人上天堂的美味,但是在這文章中被吐槽的辣椒+蛋炒飯,李柏鋒似乎不知道這也是鼎泰豐要多收50元的理由?


是的,且看看鼎泰豐自己的說法:


鼎泰豐發言人陳麗卿表示,這項加價措施從2周前試辦,針對要求加醬油、生辣椒或生辣椒及醬油的消費者酌加50元費用。經媒體批露後,引發軒然大波,內部討論認為,現有調配比例的炒飯是最多民眾接受的口感,故決定取消之前客製化服務,讓客人都能品嚐「黃金比例」的原味。若民眾想加醬油或生辣椒,會另外附上醬油或生辣椒。



李柏鋒,你也願意為了生辣椒,多花50元嗎?!

 


 

好,在辣椒上就先饒了他。



另外鼎泰豐的炒飯系列,『沒有醬油』的基本價格是多少有人知道嗎?


他們的菜單真的不難找。


蝦仁肉絲蛋炒飯 240元

蝦仁蛋炒飯 180元

肉絲蛋炒飯 160元

排骨蛋炒飯 180元


從價差可以輕鬆判斷,有沒有蝦仁差80元,有沒有肉絲差60元,排骨與蝦仁等價80元。


然後有沒有醬油,差50元,跟肉絲幾乎等價。


鼎泰豐用的肉絲應該不會太差,讀者先記著這醬油跟肉絲幾乎差不多就好。


只是,沒想到在壓力之下,鼎泰豐的決定卻是以後不再接受加料的要求,只賣原味的炒飯,讓我坐在電腦前面感受到還沒品嚐過的美食就此在世界上消失的惆悵。


理論上,商品的價格具有向下調整的僵固性,也就是當成本降低的時候,很少會有廠商調降價格,但是如果成本增加,則會反應成本而調漲價格。不過在台灣,商品的價格卻好像連向上調整也存在著僵固性。只要有人認為那是屬於平民階層的美食,就不能賣太貴。即使廠商用心打造更現代化的衛生製程、努力經營品牌,升級服務,提供給消費者除了食物以外的優質體驗,都不足以成為漲價的理由。


我其實很好奇,消費者的眼、耳、鼻、舌、身,都感受不到除了價格以外的價值嗎?都辨別不出產品與服務的好壞差異嗎?難道大家的五感都成了無感?那要商家怎麼做呢?漲價不成,只好減少成本,於是排骨偷偷變小了,米、油、鹽、醬、醋、茶都用便宜貨就好,黑心食品越來越多。


對一個自己都沒吃過醬油蛋炒飯的人,突然訴諸消費者的舌頭感受不到那醬油在價格以外的價值,自己都不覺得很荒謬嗎?


我認同分析一個產品或服務的時候,要去解析成本結構,因為這樣做可以降低買、賣雙方的資訊落差,避免廠商胡亂哄抬價格或是透過各式手法欺詐消費者。但是在分析的過程中,不能只看那些實體存在、容易量化的成本,而無視於專業和品牌等無形資產的價值。當你只願意付可見的成本而無視專業對產品與服務的加值,你自己的專業就會被無視而只能得到接近成本的報酬。


抱怨薪資停滯十幾年嗎?當你消費的時候,又願不願意付錢來買別人專業呢?當人家其實用的是成本13元的醬油,媒體卻用1.3元的便宜貨來算成本,這對想要提供好產品的廠商來說,會不會到最後只能放棄自己專業與追求完美的堅持,乾脆「從善如流」算了呢?


醬油的成本一般是多少?


就生產醬油的大廠之一-味王總經理的公開說法,真正的純釀醬油每一CC的成本起碼超過一塊錢。


鼎泰豐用的醬油有沒有更高級?一時查無資料,先假定是天然純釀醬油。


方便推算,就先假定1CC是1.3元好了。


如果鼎泰豐用的是起碼純釀等級的醬油,只加1CC左右似乎真的有點離譜(普通人不知道能不能分辨出料理之中只加這樣量的醬油),那換成成本13元來看,這樣的醬油應該有10CC了。


10CC有多少?如果各位身旁有保特瓶蓋,裝滿兩瓶蓋就差不多是這個量。


10CC用在炒飯的份量是比較合理的,算是給李柏鋒矇到。



但容我問一句,在烹飪過程中多放兩瓶蓋的醬油(或是幾根生辣椒,李柏鋒此文一直忽略鼎泰豐對辣椒也要加價的事實!),敢問是什麼專業與追求完美?




另外李柏鋒好像還不知道為什麼鼎泰豐要加這筆錢:

(引自中時的報導)

面對各方批評聲浪,一家鼎泰豐分店表示,外國來台的觀光客多數都是指著菜單點菜,不會要求加料。要求額外加料的消費者,多數是台灣的客人,可能吃的口味比較重;有些客人不僅要加醬油,也要求加辣,增加廚房作業負擔。

不知道李柏鋒是不是覺得臉有點腫?


從過去的資料來看,鼎泰豐給員工的薪資在餐飲服務業來說,其實算是大方的,鬍鬚張的待遇在網路論壇上也比王品集團好上很多。不知道消費者在思考自己付出去的錢,換來成本多少的商品時,又有沒有考慮到這些服務人員所獲得的待遇呢?還是只因為不想多花錢,只是自己的薪資沒漲,就毫無理性的認為人家的漲價就是無良的表現?這樣的想法,或許真的能讓自己的消費「凍漲」,但是其實所換來的產品與服務,早就被降級了。


我一直以為我們是一個在商業上夠自由的社會,嫌貴,不要去消費就是了。但是企圖透過輿論的操作而讓企業順從自己的意願,這稱不上民主,反倒是一種不理性的多數暴力,因為大多數聲音的背後,其實都沒有充足的資訊作為決策依據。



前面本人的資料舉證已經將這些論點全數踢翻,李柏鋒這篇文章我才看到一半,就已經不知道犯了幾次『沒有充足的資訊作為決策依據』的笑話!


鼎泰豐對醬油與生辣椒都要加價的作法,看不出是在反應什麼成本、追求什麼完美,反倒比較像是覺得要『以價制客』,用收費打消消費者點選會增加廚房負擔的『添加醬油跟生辣椒』之炒飯。


對成本最好的吐槽,就是鼎泰豐對想加醬油或生辣椒的顧客,是『免費奉送』讓他們自己去加!


廚師炒就是成本,顧客拿回家自己加就不是成本?


笑死我。



讓我們來看看另一個集權國家發生什麼事情? 最近中國的中央電視台報導北京星巴克售價太高,比英國、美國和印度的定價都還高,是欺負消費者,賺取暴利。但是輿論的反應卻反而是支持星巴克的定價,而中央電視台刻意想操控輿論反而引火上身,再度引起中國人民關注中國政府對物價飆漲的不作為以及各種特權與制度導致了貿易門檻與經商成本的居高不下。換句話說,星巴客賣那麼貴,問題其實是出在中國自己身上,而民眾其實很清楚。


真的是這樣嗎?


且讓我們看看中國對此事的相關報導:


當星巴克遇到中國消費者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10-23 11:46:34  

  最近,星巴克咖啡因為“暴利”而引發熱議。首先是相關行家對星巴克的成本給出了一份清單,一杯售價25元的中杯美式咖啡,其物料成本也就2.6元。但其售價基本是原材料成本的10倍,且中國價格遠遠高於其他國家。 


  反駁者則認為,決定一件商品價格的並不只是其成本,更不只是原材料成本,還有品牌、供求關係等多種因素。與外國不同,中國城市的街頭,多的是餐館,咖啡館並不是十分普遍。這也是當年星巴克進入的一大機會。星巴克提供了較有品質的咖啡,咖啡文化在中國城市也慢慢發展起來。 


  星巴克最新的回應說,星巴克在中國咖啡館的營業面積要遠遠大於美國,因為大多數中國客戶喜歡在店裡面逗留,一待就是幾小時,而80%的美國客戶拿到了咖啡就走。坦白說,這個回應膚淺而可笑,當反駁者們認為星巴克價格合理的時候,也說到了品牌因素是價格組成部分之一。人們願意選擇星巴克,也部分是認可了其品牌效應,比如較早地提供免費的WIFI,舒適的座椅以及乾淨整潔的環境,這是消費者認可星巴克的地方,而不應該被星巴克用來指責中國人的消費習慣。 


  並且,人們這種“呆得久”可以看做是一種對星巴克的體驗,呆得久的人,很多也是經常去呆的人。其實,很多大城市的熱鬧商場裡都有星巴克,店面並不大,而且吧台形式的位子較多,這種設計本身就是為了敦促客人們盡快喝了離席,事實上,我們確實也看到了很多商場裡的星巴克客人們流動並不小。 


  中國城市店租的普遍上漲確實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因素,這直接影響了咖啡的價格。不過,近年來,隨著其他國家的一些品牌咖啡店的不斷進入中國,星巴克也面臨著比以往更加嚴峻的競爭形勢,比如新興的COSTA,Pacific Coffe等,他們在中國也不斷擴張,有的服務甚至要比星巴克還好。這個市場的競爭是在不斷增強的,星巴克的“暴利”說,很難以一杯單價高過美國的拿鐵就能支撐。很多本土的茶館,價格也普遍較高,這些高價又作何解釋呢? 


  相關報道還拿星巴克店裡賣的杯子說事:星巴克咖啡杯在美國售價在10-14美元之間,但在中國要賣18美元,而杯子是中國製造的。坦率地說,這種比較似曾相識,比如以前對Levis牛仔褲價格的討伐。“中國製造”在中國卻賣得很貴,很多人在情感上難以接受,但是試圖通過民族主義的口誅筆伐來反對它確實不理智的。 

 

  做大品牌成為很多中國本土企業的目標,但是現實中又缺乏這樣的環境,有時一些環境因素甚至是鼓勵企業投機。正是因為國產品牌的弱勢,人們對國際品牌的認可一直持續。加之,社會貧富兩極不斷分化,土豪們多了起來,有些產品甚至非貴不買。這種消費心理也導致了一些國外品牌價高。iPhone5S土豪金的價格足以說明問題了,消費心理也是商家定價的一個重要因素之一。星巴克的價格是否“暴利”需要更確鑿的證據,但國人的消費心理也需要理性化。(時間:10月23日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民眾很清楚?


這新聞報導若可信,中國境內不止有著比星巴克服務更好但價格卻更親人的咖啡,而一些國際品牌之所以貴,反倒有部分原因也要檢討消費者的消費心理是不是陷入一種盲目!


為什麼李柏鋒的文章,可信度都經不太起檢驗?



再回過頭來看看「自由台灣」。漸漸的,好像要操控台灣的輿論越來越簡單了,無論是媒體或政治人物,只要提到某個東西貴得離譜,就能搏到版面,引起討論,鬍鬚張、鼎泰豐,甚至連Ubike都是。但是引發這些討論的人,並沒有盡責的提出足夠的資訊來讓社會大眾能夠客觀的思考,這其實並不道德。例如一台普通的單車報價一萬,聽起來跟市價的確有差距,但是如果考量報價包含往後七年的保固,這樣的價格還會覺得太誇張嗎?


請問李柏鋒,敢問你有嗎?


你有盡責的提供足夠的資訊讓大家瞭解其中的問題嗎?


不,你沒有!


下面一些已經站不住腳的立論就容我跳過,鼎泰豐的醬油與生辣椒(我一直想問李柏鋒為何要故意忽略掉辣椒!)加價,從各種角度來看,都跟什麼服務思維無關!


台灣的GDP成份中,早就是服務業佔了將近七成,製造業只剩三成,可是我們對商品或服務的價值衡量方式,好像還停留在過去製造業為主的思維,一切只求Cost Down而沒有Value Up的意識。一杯星巴克咖啡要價上百元,就開一家不用一百元就能喝到咖啡的店,以低價搶客,這是很典型忽略價值只看價格的思維模式。


其實我們應該想辦法把服務業的精神帶進製造業,想辦法創造產品的價值而不是只會不斷壓低價格來跟對手競爭。然而,很遺憾的,我們反而將過去製造業的低價競爭思維帶進了服務業,結果導致我們國家的經濟有成長但是沒有增值,我們的產品與服務價格很漂亮但是卻讓人感受不到價值。


這是一場品味的競賽。如果整個國家都只求便宜而不去認真思考商品與服務的價值所在,那就很難能夠發展出具有價值的產業。許多人總是以為我們是因為薪資長期不成長,大家消費不起,所以才導致的品味低落,其實恰好相反,是我們的品味沒有到位,所以產業難以升級、策略毫無突破而失去競爭力,薪資當然也就難以成長了。


其實如果看到我們有一家餐飲知名品牌,光是加醬油就能收費50元,大家應該跟我們的棒球選手能夠在美國大聯盟拿到頂級薪資一樣開心才對,因為那代表市場對價值的認同能夠轉化在價格上,這樣的企業才有足夠的護城河,是真正的台灣之光。

這是何等的荒謬論調?!


加價是否能讓消費者開心,當然要取決於大眾內心感覺這個加價值不值得。


況且拿旅美棒球選手的薪水來跟台灣加了醬油的炒飯類比,又是另一種荒謬,證明本文的作者根本視搞不清楚狀況!

旅美棒球選手的薪水,不會是台灣人的負擔,台灣觀眾自然不需要去care這些選手多得到的報酬。


台灣鼎泰豐在台灣賣的炒飯呢?花的是誰的錢?!

文:李柏鋒

李柏鋒,你還是去漁港切你的鯊魚樣本,乖乖弄你的博士論文就好,成天忙著寫些亂七八糟的文,沒空管好ptt.cc保險版那個抹黑造謠的中山大學光電所某博士後貨色的話,你為什麼不好心一點,快點辭職滾蛋?

基本上,在台灣對於中國大陸的新聞 ,要嘛極端吹捧,要嘛極端貶低,完全沒什麼正常的東西可以看,我是沒甚麼興趣吹捧,但也不是無腦爵卿一律唱衰,看看只到屏東的新南向..爵卿還好意思對人家說三道四咧…

我分析以下三點

1.一帶一路是中國計畫經濟派不得不做的事情

2.風險投資

3.國際關係戰略

 

.一帶一路是中國計畫經濟派不得不做的事情

中國經濟規劃上,有兩個派系,一個是計畫經濟派,代表是林毅夫,另一派是自由經濟派,代表是張維迎,江澤民時期走後者,習近平則是前者.目前是前者,所以去年年底兩人大辯論,講的就是這件事情,計畫經濟派運氣不好,遇到了中國經濟衰退加上國際經濟情勢大壞,結果愈管愈爛,看看去年年初的股災,年中到現在的人民幣貶值風潮,甚至是生產過剩內需不振造成的 萎縮,不斷的顯示了計畫經濟派的愚蠢造成的災難,既然內需拉不起,那就只好往外發展,但主要市場都用反傾銷稅反制,加上美國不斷恐嚇,勢必得想新的方法擴展對外貿易,於是乎一帶一路開始成形,先造橋鋪路拉水拉電,再把廠商送去外銷,不管是工廠還是貿易就可以進入那些以前尚未開發好的地區

風險投資

一帶一路基本上搞的是基礎建設為主,借給那些國際開發銀行不願借錢的國家,他們通常因為資金回收的風險太大導致國際銀行不願借貸,所以這時候中國就主張他不借我借你,基本上只差高利貸這件情,只是她不適用利息,而是用其他的方式,例如輸出國內鐵路技術,幫助他國內鋼鐵相關產業消化庫存等等的方式,甚至是增加中國在當地的話語權的方式,當作償還,所以我歸類為風險投資,這些國家風險都很高,也有失敗的可能,但台灣的爵卿腦殘們不懂一件事情,這就是中國大陸流行的風投,相較於台灣年輕人賣房創業,中國大陸年輕人可以嘴砲借錢創業,連開各洗衣店賣二手商品都可以騙到a輪投資,在台灣這些腦殘爵卿大概都沒聽過這事情,自然對這種拿錢投在未必會回收的地方嗤之以鼻,沒辦法井蛙嘛,才會認為義烏到倫敦只有直達火車的天才文章出現,完全忽略了貨物可以中途上下的事實…沒辦法,那篇文章作者沒玩過鐵路大亨吧

國際關係戰略

造橋鋪路後,對當地的經濟發展必然有其幫助,接下來讓中國內部的廠商出海(出國做生意它們叫出海),就會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這對現在的外國執政黨也是政績一條,自然中國政府對於該國的影響力會多一點,這也是中國的利息,對當地政商關係的影響力,但中國終究不是美國,沒向巴拿馬運河那樣厚顏無恥強佔一百年之類的,也沒這個軍力來幹這樣的事情,所以這也是傳統殖民國家會擔心的,叫聲將軍提防提防,不讓中國幹他們以前幹國的事情

總之我看一帶一路,就是風險投資,投資有風險,可能賺可能賠,我想在創業風盛行的中國不會不知道,只是看到台灣魯蛇爵卿的唱衰,覺得很有趣而已,就如同拿不到風投的創業家罵風頭的投資人是白癡一樣的,我國的新南向政策就別提了,連越南執政黨都敢得罪的白癡政黨,會有甚麼好的南向政策,我是很懷疑,不要說政策了,他們對東南亞的了解,可能還不如被爵卿自認為被東南亞封殺的中國呢

一篇讓人想直接說「你有種去鎮瀾宮說」的豪洨東西,原文就不附了,反正也差不多就是宗教版的主教級基督教豪洨發言。

不同於西方文化中以基督教控制政治的局面,在東方、尤其是中國,宗教實際上是可以被政治力量利用的。
官方藉著某種宗教信仰來遂行自己的政治目的,在中國歷史上可以說是家常便飯。(當然也有像梁武帝那種信教信到腦袋壞掉的傢伙就是了)
而這篇文章,吹噓的就是「國民黨利用媽祖信仰來宰制人民」。

Continue Reading

https://read01.com/mAza6o.html
首先來個網址,這裡頭寫的是日本放棄寬鬆教育,等同默認寬鬆教育是失敗的,因為這些寬鬆教育下的年輕人給人的印象就是「腦袋空空、目中無人、胸無大志、唯唯諾諾」(有些矛盾是因為並非所有人都具有全部性質),這也代表日本承認自己浪費掉一整個世代的人力在一個坑死自己的教育政策上。

Continue Reading

每年快到227之前就會冒出各種「我OO當年被國民黨XXXX」、「國民黨不告訴你的OOXX」(原則上你可以從孤狗或者那些幾十年前出的228書籍輕易獲得更多內容),今年多半是因為小英(我娘對此綽號超級有意見)執政,大家得自立自強,反正要拍桌子還得跨越刀片拒馬以及女警人牆,因此一月都還沒過完,228和白色恐怖就出來熱身救場了。

當然,總會出現的一個就是「我的OO被國民黨怎樣怎樣,所以國民黨真是太萬惡了」的故事,真偽難辨的程度堪稱「228/白恐八股」,反正原則上和寫戒淫文沒什麼兩樣。
以下就是一篇作者後來宣稱自己聽錯或記錯的故事……我說你拿著這麼大的罪狀、罵國民黨這麼大聲結果是聽錯記錯? Continue Reading

實際上,在這齣蔡英文選上之後耍的諸多猴戲之一當中,「大人」還是喊的人自己演的,世事往往比星爺電影更豪洨。
俗稱不當黨產條例的這個法,全稱「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雖然沒寫「國民黨」三個字,但是實際上就是在捅國民黨,而且蠢得可以。
但可笑又可怕的是,那些言必稱人權法律的法學「學者」,一個個像是蔡英文執政之後景氣太差,以致於連嘴掛良心帶大腦一起打六折賣給收破銅爛鐵似的,居然連個屁都不敢放。

雖說從頭到尾都是問題,但其中最嚴重的問題,莫過於「推定不當」。 Continue Reading

所謂的出國觀光,就是要看本地沒有的東西。
我們台灣不但有吱吱,而且這一群吱吱還一直挑戰靈長類智商下限,以如此低的智商還能存活,堪稱生命的奇蹟,如果不來觀賞一下的話,你的人生就白活了,正所謂「不到長城非好漢,不看吱吱太遺憾」,歡迎各位來台賞吱。

Continue Reading

其實不太想寫。
我們多數人都體驗過穿制服的學生時代,每天早上起床穿上怎麼看怎麼瘥的制服上學去,回家馬上脫掉,就自己的經歷來說,唯一的救贖大概只有下雨淹水鞋襪全濕,穿(偷偷)帶來的拖鞋啪啪走的時候吧。
不過上了大學真的不用穿那東西之後,遇到啥制服日的卻又會特地翻出來,天天穿的時候靠北靠木,真的不用穿了又懷念起來,充分體現了人類販劍的本質。

Continue Reading